咨询热线

400-002-1103

扫一扫添加微信
微信号:smart-art-1

斯玛特动态首页 > 斯玛特课堂>斯玛特动态

黄华三:美育评价的核心是孩子的快乐和成长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斯玛特美术教育研究院特聘专家。黄华三老师深得中国水墨艺术的浸染,又有留学德国的求学经历,这使得他的艺术作品既有中国传统艺术的深厚底蕴,同时也有西方现代 艺术的宽阔视野。在艺术教育上,黄老师鼓励学生走出自己的艺术之路,找到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东西,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作为斯玛特教育集团创始人武志的恩师,黄华三教授的艺术理念对斯玛特有很大影响。
 
 
      关于美育评价,我想从美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的角度来探讨。在美术教育中,我们所提倡的课程是生成式的,每一堂课都很难预见到最后的结果,对于这样的美育进行评价,可以说没有绝对的标准。 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我们不知道在其动手实践的过程中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会有什么收获。所以我们应该回到我们的初心:孩子们在绘画和创作过程中快乐吗?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是否在他们从前的基础之上有所拓展?这是美育评价的核心。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每个学期末都要给我们的学生评分。这一个学生可能得91分,那一个学生只得89分,其实从我的内心来说,这是一个荒谬的事,因为真正的艺术是不能用具体分数来评判的。那么我们如何去评价孩子的作品呢?在我个人来看,面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还是要看他发现了什么,他是如何发现的,又是如何表现的? 采用的艺术手段是否恰当?在学习的过程中,孩子们有没有什么新的领悟?较之从前在艺术表现上有没有新的进展?这个比较不是甲乙丙丁之间的比较,而是每个孩子自己和自己的比较。
 
美育评价要让孩子放开去创作
 
      艺术教育中最重要的,是让孩子能够无所顾忌地思考、想象、激发出创作的才情。美育评价不是要限制孩子的,而是要鼓励他们去做各种各样的尝试,无所畏惧地用不同方法,不同材料,不同途径去表现,从而在这个艺术实践的过程中认识自己、发现自己。
 
      对于社会美育机构来说,可能会遇到很多这样的家长,他们认为我为孩子交了学费,我就会要一个结果,要孩子拿出一幅“好的”作品。我在大学教书过程中,其实有很多学生也有这种困惑——我不能“乱画”。对于学生的这种困惑,我尝试把毕加索、塔皮埃斯等艺术家的大部头画册给他们看,我说你们就放开了画,只要不像毕加索、塔皮埃斯他们画的那样“差”就行了。 
 
     艺术创作或美育,其根本宗旨在于让创作者摆脱各种束缚,积极尝试各种可能性,在这种尝试中去认识自我、表达自我、塑造自我。作为教育者,首先我们就应该丢掉“好”的标准对艺术表现的限制。
 
     美育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实践
 
     美育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我在很多场合分享过这个观点。一个人从出生到一点点成长起来,他所受的教育绝大部分内容都只有一个标准的答案。比如数学,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语文教育当中,小时候学写字,笔画是不能写错的,英文单词的字母排序我们也不能随意排列……我们所接受的大部分教育,都指向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
 
     艺术可能是唯一让我们可以放纵自己,释放与宣泄自己的途径,恰恰是在这个没有标准答案、没有唯一答案的实践中,我们收获了特别多的快乐,让自己的本性充分展示出来。所以,我觉得美育评价的根本是在这里,立足于学生自我的发展,让他和自己进行纵向的比较,而判断的标准是他在创作的过程中快不快乐。
 

 
教师个性、文化个性与美育评价
 
      顺着没有标准答案的思路,我想谈两点美术教学上的体会。第一我比较赞成在美术教学中,寻找几个性格互补、采用不同教学方式的艺术教师,让他们针对同一个教学点给孩子多样化的教育,这样对于孩子来说,他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另一方面也可以让每个老师在这个差异化的教学过程中把自己的个人特点完全释放出来,多样化的教学,获益者毫无疑问还是孩子们。
 
      第二我觉得我们中国不同的地域,有各自不同的文化资源,应该结合当地的文化资源开展美育,比如结合当地的博物馆,一个县级市的博物馆也会有非常有意思的藏品,作为美育老师,可以把这些东西好好的发掘出来,介绍给孩子们。当我们进行美育评价的时候,如果能够考虑到这些地域化的因素,可能会更加接近美育或者教育的本质。
 
      就中国的审美教育来说,一方面当代中国的审美面临一些不堪的现实,另一方面我们真的有一个特别辉煌的过去,无论是中国的诗词书画,还是建筑园林,都有过非常杰出的成就。我真的特别希望各位年轻的老师们,能够在美育教学的过程中,更多地融入一些我们传统经典的内容,让中华美育的优秀传统在新时代焕发出生机,不仅做影响一代中国儿童的教育者,同时也要做改变中国当代审美的实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