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400-002-1103

扫一扫添加微信
微信号:smart-art-1

斯玛特动态首页 > 斯玛特课堂>斯玛特动态

【斯玛特SMART教育】美育要在学校、家庭、社会的联系中展开

 

 
 
美育永远不可能在课堂上完成,不可能在考卷上完成,一定是在学校、家庭、社会的联系中展开。
——斯玛特美术教育研究院特聘专家 孔新苗
 
 
我对“SMART教育”的理念非常认可,而且认为它是我们中国教育最需要的。斯玛特在中国这么多教育机构中,可能是第一个要办教育研究院的,希望我们中国所有的教育机构,都有这种大关怀、高眼界。那我们的教育就会做的更好,发展的更健康。
 
现在提到教育的不平衡、不充分,美育最突出。我们的整个教育在世界上做得还是比较好的,尤其是基础教育特别好,但是美育做的不好。说到不好,一方面是教育资源不足;二是美术教师和美术教育机构的理念、方法的落后。第三,我们的学术基础不深。
 
武志和斯玛特教育集团正在努力把中国社会美术教育水平提高,斯玛特这几年发展的很快,也需要在理念和方法上进行新探索。成立美术教育研究院,恰好是针对了我认为的三个不足和不平衡。
美育永远不可能在课堂上完成
 
 
 
美育永远不可能在课堂上完成,不可能在考卷上完成,一定是在学校、家庭、社会的联系中展开。现在国家非常强调美育,从学校教育抓起。“SMART教育”更多的是要把学校、家庭、社会这三个方面联系起来,这就是对国家在目前这个时期加强学校美育的一个主要的补充。
 
斯玛特为社会提供了一个跨界的教育资源。中国的学校美育有一个自上而下的强大力量在推动,一个国家的力量,国家的专业梯队做课标投入了很大的力量。但是我们社会的美育谁在做?文化部可能最近几年对博物馆和美术馆教育做了标准,但是社会美育这一块牵扯到这么多家庭和孩子,斯玛特开这个头非常必要,这也是我特别愿意支持它的初心。
 
世界美育的发展阶段  
 
 
 
美国是现在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同时它的好莱坞、迪士尼影响了几代孩子,尤其是在拉美、非洲,亚洲,那个形象是深入人心的。而这些文化影响力的产生,是与他们在20世纪早期的艺术教育、艺术产业过程有关的,任何一个现代化的国家都离不开这个建设过程。
 
第一个阶段是“社会中心”的美育。在美国是19世纪末,直接与工业化生产对技术人才的需要有关。在这一块中国那个时候没有,我们那个时候还是晚清。
 
第二个阶段是“个人中心”的美育,在美国是以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和里德的美术教育观为代表,主张通过艺术教育,培养民主自由社会中人的个性自觉。我们那时候有了,五四、新文化运动。那时候我们的小学形象艺术课程、小学美术课程标准都产生了,是让学生们得到启蒙。  
第三个阶段是“学科中心”的美育,在美国比较典型的就是布鲁纳的教育理论和1974年美国一个综合艺术教育报告,是有感于俄罗斯的卫星上天对美国的刺激,有了“零点计划”,对儿童艺术教育更加重视。也就是说它成为一个学科性的艺术教育,今天的STEAM教育可能也与它有关。那个时候我们开始要补上早期的工业化那段的缺失,我们的美术课、艺术形象课在1950年代变成了图画课,它想培养一代新的工业建设者,后来的美术教育大纲大多服务于社会生产,是补上前期的课。
 
到了今天,就是所谓的“多元发展”阶段,以加德纳的人的发展理论为代表。他认为每个人都有八种智能,教育需要把人的智能唤起。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和教育经历对一个人的发展是多么重要。我们国家的艺术课程标准也是基于这个理念在设计,当然我们国家的文化与西欧不同,但也是以多元发展的方向往前走。
 
全球化时代,人要找到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如果说工业化对应美育的“社会中心”阶段,民主社会发展对应了美育的“个人中心”,追求自由的思想教育和主体性的发挥;进入信息社会,更多强调“学科中心”,那么今天,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里,更多的是要让一个人找到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每个人需要在“多元选择”中发现自己,现在我们有很多技术,但是这个孩子要去知道自己要什么。
 
前两天开会的时候有一位老师说今天的很多职业,80%都会逐步消失,包括著名的棋手,因为人工智能发展太快了。而那时候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有提出问题的能力,提炼问题、拿出创造性的解决方案。而计算机不管你输入多少棋谱和多少医学诊断的方案,它永远是在过去的经验里绕。对过去的经验进行反思和提出一个新方案,就像艺术家对传统的反思一样,就像艺术家对现代表达的探索一样,这种艺术思维的灵魂是人工智能做不到的。所以我特别认为艺术教育对于启发现代人的潜能十分重要。
 
在今天的时代,怎样与世界交流、如何创造性地思维和工作,可能是最重要的。就像前几天一个法国的媒体对中国美术学院的采访,问20世纪初的美院教育与今天的美院教育的区别,我觉得他们的回答挺好:中国美院在世纪初建立的时候是为了用美心换人心,是启蒙,那今天是为了艺术教育唤起每一个人的创新之心。
 
社会教育是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
 
发达国家的美术教育每迈出一步都有经典的理论支撑,也都成为后来者的经典。今天我们赶上了多元发展的阶段,应该说我们民族的文化传统、国家体制的特点,塑造了我们今天的工作语境,我们要在全球视野下提出我们的儿童美术教育思想、方法、理念和实践。
 
国家最近对美育空前重视,我们国家过去从来没有一个关于学校美育的文件被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所以可见我们国家对美育的重视,它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大事。
 
 
在儿童教育中,一方面儿童是受教育者,另一方面儿童也是有力量的,我们有时候忘记了后者。斯玛特的教育理念,是看到了儿童的力量、儿童力量的潜力与可能性。
 
这里我再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的学校德育,情境太简单了。在校园中,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的,孩子马上就知道了。但是在生活中真正面对问题行不行、有没有道德素养还不好说。因此,要丰富儿童的经验。斯玛特教育中的家庭和旅游板块特别重要,就是在具体的生活环境中陪伴、启发、引导、帮助。SMART教育希望通过游戏、通过表达、通过参与活动、旅游,在更多样化的情境中展开德育教育。   
 
再一个是释放天性,表达和交流第一。这些都是SMART教育在目前的环境下,补充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方面。  
 
向世界输出东方的艺术教育理念
 
 
 
STEAM教育和SMART教育的共同点,是在生活中、工作中、实践中学;重视过程、重视开发潜能。区别是什么?我觉得STEAM教育它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训练人的科学思维和工作能力,它是对一个人创意和工作能力的培养。而SMART教育带有东方特点,先学做人,再学做事。首先培养人的情操,重视心灵教育,东方教育思想有它现代的、合理的一面。
 
 国家文件中这样定义美育:“美育是审美教育,也是情操教育和心灵教育,不仅能提升人的审美素养,还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情感、趣味、气质、胸襟,激励人的精神,温润人的心灵。美育与德育、智育、体育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在这里我觉得SMART教育与STEAM教育相比是更有优势的,我觉得我们的教育更关心根本的东西。
 
  中国艺术教育走到今天,我们可否不是今天的样子?所以我们计划把SMART教育做好以后,把它推向世界。如果我们中国的经济实力、国家实力达到世界级的水平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向世界输出艺术,输出我们的教育理念,我们现在就应该准备为美好的未来贡献我们的力量!
 
 
内容出处:2017年12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由斯玛特美术教育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研究院主办,斯玛特教育集团承办的“SMART教育高峰论坛”。
本文根据孔新苗先生在“SMART教育高峰论坛”的讲座整理而成。
版权声明:本文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版权归孔新苗及斯玛特教育集团所有。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者,本公司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